记忆< 返回主页

枣树

作者:滕斯达 来源: 内蒙古新能源 发布日期: 2021-01-22

我的家乡是东北的一个普通小村庄,普通到那个小村庄是以山的名字命名的,而且这座山的名字也不是什么峨眉山、武当山这么有韵味的,仅仅是叫做西山。西山村的村南头有那么三两棵枣树,树旁有那么一个小房子,小房子里的人,就是我的姥爷。

他是一个喜欢佝偻着腰,慢慢跺着步子走路的可爱老爷子,每到枣子成熟的季节都会守在枣树旁,驱赶着前来偷枣吃的顽皮小童,驱赶之后还要给人家摘一小把枣子,“不是不让你们摘,你们太能祸祸了,我大外孙还没回来呢,可不能让你们全都给摘完了!”小童听完也不恼,嘿嘿一笑捧着枣子转身钻进小村的巷道里不见了踪影。

秋天农忙的时候,我就回到这个生我养我的小村庄,陪着姥爷坐在树下,继续着他每年此时都在进行的事,姥爷还是佝偻着腰,随手捡起掉在树下成熟的枣子,用他满是时光印记的的手搓掉枣子上的沙土,吐口唾沫再用力地擦了擦枣子,放在嘴边,咧开嘴,用后槽牙咬开枣子,咀嚼片刻后吐出枣核,对着我咧嘴一笑:“孩子,我咋就觉得现在啥玩意儿都吃过后,还是觉得自家的枣子最好吃呢。”我看着挂满的枣树,跟着姥爷做着相同的事,吐出枣核后,呢喃道:“我觉得还是买的那种大的冬枣好吃呀。”姥爷浑浊的眼睛闪出一丝精光,“你懂啥,外面买的哪有自己家的好吃。”其实我知道,在姥爷心里,什么珍馐都没有家里门前这几棵比我岁数都大一轮的枣树结的枣子好吃。

姥爷是个地地道道的东北农民,从没走出过西山村,一生都在这个小村庄度过,开过小吃部、开过小卖铺、养过猪、养过鸡,更多的就是靠着家里的一亩三分地生活,在那个年代没有什么甜点蛋糕,家里最甜的便是树上结的枣子了。小时候的我淘气好动,多少次偷偷地爬上了枣树,然后将没熟的枣子打下来,姥爷见了也不生气,只是将我抱下来,然后告诉我这棵树上的枣子是家里人最爱吃的,不让我再这么淘气。现在的我早已高出姥爷许多了,也不再是那个只会给家里人捣乱的小霸王了,也不是每年都能吃到家里的枣子了。

“哎,可惜咱家这枣树可是能结上全村最好吃的枣子,现在你看别人家这树都砍了,扣上大棚了。”姥爷的话语将我的思绪拉回,我抬头看了看眼前的枣树,想着以前的事。应该是五年前吧,还在上大学的我中秋放假回到这里,树上的枣子结的又红又大,沉甸甸的挂满了枝桠,我和舅舅上树用竹竿轻轻地打着结满枣子的树枝,弟弟在树下用床单撑起一个包裹布,正好接下掉落的枣子,那时候院子里充满着欢笑,时不时还有不知道谁被掉落的枣子砸了一下发出的叫声。敲完枣子,弟弟我们再用竹筐装好,放在推车上赶集去卖枣子,可能卖的还没有我吃的多,但是那种快乐是由心而生的。

终结了回忆,我对着姥爷说:“姥爷,咱们打枣子吧,明天我去赶集卖掉。”“不用了,现在不是以前了,这些枣子自己家人吃了就行了。”姥爷说完便回了屋子。“可能是吃够了,咋就觉得这些枣子没以前甜了呢?”我在树下呢喃道。妈妈听到了对着我一笑:“傻孩子,我跟你说咱家这树上的枣子才是世界上最甜的东西。”

妈妈随手捡起一粒枣子,擦都没擦地塞进了嘴里,说到:“五年前,咱们村里和现在还很不一样,那时候没有这么多的蘑菇大棚,山上也没有那个大型养鸡场,每家每户还基本都是过着日出而耕,日落而息的普通生活,咱家里同样也是,你姥爷还要每天早起去院后的小菜园子打理日常,那时候没有各式各样的水果,咱家唯一能吃到的水果便是这些枣子。过路人看着这些红红的枣呀那是直流口水,他们就和咱们说一声,然后就摘几颗解解馋,但是树最顶端那最上面的枣子谁也不能碰,那是留给咱们自己家人的,那里的枣子最甜。但是现在呀,蘑菇大棚在村里帮助下盖了多少,山上的养鸡场人们也是每天进进出出,土地上自动化的农用机械轰隆隆作响,多少人都开始自己选择了是在村里还是市里。不知道你发没发现,村里的人也比以前多了,不再是所有人都向往市里发展了,在家的机会也越来越多了,不是咱家的枣子不甜了,是你品尝过的美味越来越多,嘴呀也越来越刁了。”

也许妈妈说的对,枣子的味道还是一样,只是现在的经历和以往不一样了,以前的我只是坐井观天的生活着,随着这几年的生活,我才知道了许多外面的事,正如歌词那样,“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外面的世界很无奈”,外面的世界在变化,我的小村庄也是同样的,随着国家“十三五”规划的逐步开展,我的家乡也是在慢慢变化着:第一台自动化农用机器的进村,人们都好奇着这个大家伙能不能比人们更快的耕种;第一家养鸡场的建立,人们也好奇着这种新的养殖模式能否带领着百姓富强;第一个大棚的出现,人们同样是好奇着这个被透明罩子罩住的设备能否像想的那样带来更好的生活。

枣树还是同一棵枣树,带来的枣子也是相同的,只不过我们长大了,家乡变好了,我回到房间内,姥爷还在和家人聊着家常:“刘家那小伙出息了、沼泽那片听说要新弄个沼气池呀、你说琼字车牌是哪个地方的?”我坐在旁边听着,发现家乡的变化真的让我大吃一惊。

五年的变化就今非昔比,如若再一个五年呢,我已经想象不到了。走出家门我闻着外面做饭的炊烟味,和小时候味道也不一样,少了呛鼻的煤炭味道,更多的是自然的芳香。看着面前的枣树,心里想的就是这个改变家乡的五年,五年时间真的很快。

版权所有:国电电力发展股份有限公司

建议使用Firefox、Chrome、IE(IE9以上版本)浏览器,1280*768分辨率